导航菜单

对话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余淼杰:竞合关系 成渝合作空间更大-世界上最长的运河

对话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余淼杰:竞合关系 成渝合作空间更大

封面新闻:您认为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面临最迫切的挑战是什么?

两城未来还有一系列重大项目的布局和要素配置,都会形成很好的硬件支撑。另一方面,两地未来可以在对外交流上有更多共同的声音和共同的话题,在吸引国际产业转移、国内企业创新布局和新市场的开拓方面形成合力。

竞合关系合作空间远大于竞争利益封面新闻: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重大决策,又一次把成都和重庆推到合作共赢的新起点。有评论人士指出,成都与重庆既存在竞争也有合作,您如何看待?

余淼杰: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,要形成陆海空立体交通网络,把整个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,包括两个核心城市以及中小城市的交通都有效连接起来,促进人流、商流和物流的畅通。在产业协同发展方面,因成都和重庆都有各自的优势产业,接下来要进行产业分工,带动覆盖周边城市,在全国或全球范围内形成影响力。

余淼杰:我认为,他们更多的是一个合作的关系,通过要素的合理流动来形成更好的合作。

余淼杰:客观上来讲,目前成都跟重庆还是比较“独立”的,它们之间的沟通或者说合作,还是停留在比较初级的一个层面,还没有挖掘到彼此的一个合作优势,甚至从某种角度上来讲,还存在一种不合理的竞争理念,而这是有违于形势的。

我认为,如果正常推进的话,2025年的时候,我觉得成渝城市群有望成长为像长三角、粤港澳大湾区那样的城市群,西部经济的活力也将借此大放光彩。

专家小档余淼杰,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党委书记、副院长,北京大学博雅特聘教授、长江学者、国家杰青基金获得者、北京市卓越青年科学家、国际中国研究联盟秘书长。

事实上,成渝二者合作的空间远大于竞争,因为它们的产业布局完全不一样,那么定位也不一样,各自有自己的优势。

发展模式“成都是店,重庆是厂”封面新闻:您认为成都和重庆之间如何协同互补,发挥各自优势?

封面新闻:在未来,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如何更好对接“一带一路”及长江经济带发展?

原标题:对话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余淼杰:竞合关系 成渝合作空间更大

余淼杰:推进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,对“一带一路”沿线的东南亚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发展也是很重要。虽受到疫情的影响,但由于融入了“一带一路”的互联互通,沿线国家和地区贸易没有下降,反而缓和上升。毫无疑问,今年东盟会取代美国,成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,而这对于成渝的发展将有着更为积极的影响。

发展向度2025成渝地区或如长三角

重庆在着力打造长江上游地区的金融中心、商贸物流中心、科教文化中心和综合交通枢纽,并沿长江向东西延伸,沿嘉陵江向北延伸,更加集中于发展高端制造业。成都主要向服务贸易、服务业、旅游这方面发展。应该说,二者的比较优势还是存在明显的差别。

事实上,二者合作的空间远大于竞争,因为它们的产业布局完全不一样,那么定位也不一样,各自有自己优势。所以目前的难度在要素配置,因其独立的产业布局,所以还必须往前进一步的推进。

余淼杰:这两个城市之间存在很好的搭配,因为他们是一个互补的关系。如果我们要借鉴一下其他地区的发展情况,比如粤港澳大湾区,某种角度上来讲就是“前店后厂”,优势互补、互惠互利的关系。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也可以借鉴这种模式,“成都是店,重庆是厂”的发展模式。

另一方面便是,成渝地区地处“一带一路”和长江经济带联结点的区位优势。中欧班列、西部陆海新通道、长江黄金水道等四通八达的国际物流通道,非常有利于成渝拓展海外市场,开展跨国贸易。

余淼杰:我们强调要通过地区经济的发展,培养新的增长极、推进自由贸易港等,特别是有多种形式的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发展,这些都是构建全面开放的重要基础。

封面新闻:长三角、京津冀、粤港澳大湾区等城市群,都已形成较为壮大的经济体量,在您看来成渝经济圈何时能发展成熟?

另一方面,数字经济已经成为成渝两地的优势产业。目前,两江新区多家重点数字经济企业已经在成都地区进行了布局。两地正着力加强在大数据、人工智能、物联网、云计算等领域的互联互通,共享各项政策资源和平台资源,以促进两地间的协同创新。

封面新闻:两地在共同推动内陆对外开放中,如何实现协同发展,形成经济增长极?

从目前发展看,成渝地区经济虽聚集度较高,但经济发展水平不高。工业结构以劳动密集型产业、传统产业为主,能源原材料工业占据较大比重,技术密集型产业、高技术产业比重较低,产品技术含量和附加值不高。此外,研发投入水平不高,科技创新对经济发展的贡献度低,需要加大力度研发及创新。